• 论中华民族传统体育的竞赛化

     

      摘要:中华民族传统体育的竞赛化随着每四年一届的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的举办,而得以不断强化。运用文献资料法、逻辑分析法对民族传统体育的竞赛化所引发的文化变迁进行分析,认为中华民族传统体育的竞赛化既是其规范发展的过程,又是其特色逐渐褪祛或丧失的过程,提出应理性地认识中华民族传统体育竞赛化过程中的异化危机。
    中国论文网 /9/view-3668709.htm
      关键词:中华民族;传统体育;竞赛化;民族民间体育;竞技体育;体育文化
      中图分类号:G8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6—2076(2012)01—0043—04
      Abstract:The competition of Chinese traditional sports has become more and more intense along with Traditional Sports Meeting for Ethnic Minorities held every four years。 This paper utilizes documentation method and logic analysis to analyze the cultural changes caused by the competition of the traditional national sports。 The paper finds out that the competition of Chinese traditional sports is not only the process of standardization but also the process of characteristics fading。 It puts forward that we should realize reasonably the alienation crisis during the competition of Chinese traditional national sports。
      Key words:Chinese nation; traditional sports;folklore sports;competitive sports;sports culture
      源自农耕文明的中华民族传统体育,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虽然,历史的年轮已驶入以信息化、全球一体化为特征的21世纪,但是,中华民族传统体育以其深厚的人文内涵及闪烁的华夏民族的智慧,仍屹立于东方,既使它曾经受到西方体育的挤压而举步维艰[1]。回眸世界体育发展历史,西方竞技体育以“更高、更快、更强”的竞争理念,而赢得无数鲜花和掌声,成为“一枝独秀”的体育文化,无疑竞技性是体育的魅力所在。虽然,中华民族传统体育以宽厚、礼让、和平为价值取向[2]。但它并不乏竞技性,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十分关心中华民族传统体育的发展,将中华民族传统体育纳入了国家体育竞赛体系。已经举办了8届的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成为重要的国内体育赛事,也已成为展示各少数民族传统体育的舞台,成为民族间相互交流,增进团结和友谊的平台。然而,在民族传统体育竞赛化数十年的实践中,暴露出金牌主义、赛场上弄虚作假、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特色的丢失等问题。不管是全国还是各省、自辖市、自治区举办的少数民族运动会均有此现象。既使各职能部门努力淡化金牌意识,但各参赛队的金牌大战却愈演愈烈。因而,民族传统体育的竞赛化受到一些学者的质疑。本研究探讨民族传统体育竞赛化问题,旨在为其现代化发展提供理论参考。
      1民族传统体育竞赛化过程就是其民族特点逐渐淡化或丧失的过程
      考察世界体育发展之路就会发现,任何一个体育项目的国际化,不仅是得到广大民人群众的认可并积极参与的过程,也是其进入竞赛体系成为不断完善、不断成熟的竞技体育项目的过程,其中竞赛化是民族体育项目走向国际化的重要途径。韩国的跆拳道、日本的柔道通过奥运会这一平台,跨洋过海,成为世界各民族普遍认同的体育项目。我国拼命想把武术塞进奥运会,也是为了武术的发扬光大。
      中华民族传统体育与西方竞技体育是两种不同价值观的体育文化,西方竞技体育追求“更高、更快、更强”,比赛在公平公正的条件下进行,它努力消除文化差异,寻找体育的共性,竞技体育这种理念恰恰与中华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多样性相矛盾。我国有56个民族,传统体育内容丰富、形式多样,不同项目是一定民族主体的智慧结晶,融入了主体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意志等民族因素,并被赋予了民族特色,已印下了深深的民族烙印,反映了民族主体对物质世界的认识,凝聚了主体民族的意志和理想诉求。每项中华民族传统体育都犹如一幅画卷,表达了民族主体的情感。不同民族,不同民族主体的这种情感是在不同的背景下形成的,代表了不同的意志诉求,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多样性特征。如舞龙、舞狮表达了人们祈求平安的愿望,瑶族长鼓舞则表达了瑶族人民缅怀祖先的情感。壮族傩舞则表达了壮族人期望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意愿。当中华民族传统体育按照西方竞技体育划一标准改造后迈向现代化之路时,却丢失了中华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差异性和多样性特征,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华民族传统体育走向竞赛化,注定了其特色逐渐淡化或丧失。
      民族传统体育的竞赛化,必将加速民族传统体育的传播,当民族传统体育离开其特定的社会环境后,它所蕴涵的文化内涵将逐渐消失。民族传统体育是人们在长期的社会实践中,在特定的自然条件和社会条件下的智慧结晶,人们将意志、理想、诉求镶嵌于民族体育之中,通过民族体育这一平台展示出来,所以,从一定程度上讲,民族传统体育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展示。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民族体育的产生发展必然有其生存的“沃土”,并且反映了当地自然及政治、经济、宗教等社会背景,并以此为基础形成了各具特色的体育文化。民族传统体育的竞赛化,一方面加速了传统上以某一地域或某一民族为特征的民族传统体育的传播,另一方面,向外传播的民族传统体育传播到新的地域或为其他民族人们所接受,并与异质文化融合为一种新的文化形式,其原来的民族特色必将逐渐淡化。《晏子春秋》有句被后人传颂的名句:“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形象地描绘了橘离开原生地变异的事实,民族传统体育如果离开了其特定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其特性逐渐淡化或丧失就在所难免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3668709.htm

    上一篇:以竞赛活动促进“平面设计”教学初探

    下一篇:电子产品制图与制板竞赛技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