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作是一场绝望的竞赛

     

      2013年10月10日,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当爱丽丝门罗的名字从诺贝尔奖委员会终身秘书彼得英格伦的口中蹦出后,会场一阵骚动和欢呼声。
    中国论文网 /9/view-5476225.htm
      大西洋的另一岸,加拿大总理史蒂芬哈珀一大早在推特上“代表全体加拿大人,向当代短篇小说大师爱丽丝门罗荣获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表示祝贺”。
      门罗的好友,加拿大另一位著名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则在推特上说:“我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爱丽丝,赶快接电话啊!”
      而此时的门罗,正躺在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一个小镇的家中,安然地睡觉。这位想象力丰富的女作家没想到,自己会得诺贝尔奖。82岁的门罗老太太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在采访中她甚至一度语带哽咽:“这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只是很快,门罗就恢复到了往日的谦逊与平和。
      门罗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加拿大人。她也是在该奖项设立的1一百多年里,第13个获此殊荣的女性作家。而在此之前,她三次荣获加拿大总督小说奖,以及英联邦作家奖、欧亨利奖,还有布克国际文学奖等。
      但门罗自己却觉得,写作“是一种绝望,绝望的竞赛”。在过去的大半生里,“我没有一天停止过写作。”门罗说。
      “饭厅里从地板到天花板都放满了书,”前去采访的《巴黎评论》记者描述道,“而在其中一侧,放着一张小书桌,上面是一台旧式打字机。这就是门罗写作的地方。”
      家境贫寒的门罗只读完大学第二年的课程,随后嫁给詹姆斯门罗,来到温哥华的郊区,成了一名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妇。在随后几年里,她连生四个女儿。怀孕期间,门罗一直“像疯了一样”进行写作,因为她觉得,“以后有了孩子,就再也不能写作了”。
      她对自己每天的写作页数有一个定量,强迫自己完成,“这是种强迫症,非常糟糕”。
      曾经一段时间,她要照顾四个孩子,她试过一直写到凌晨一点,然后第二天一早六点起床。在她有些绝望的时候,1968年,门罗37岁,她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快乐影子舞》终于问世――这部集子的写作时间差不多和她大女儿年龄相仿。而这本迟到的处女作一炮而红,为她第一次赢下加拿大最高文学奖――总督奖。
      随着声名鹊起,她反而成了加拿大文学圈一个不折不扣的“逃离者”。她搬回了自己出生的安大略省,在克林顿小镇定居下来。
      她从不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公众意义上的作家,她说:“唯一会阻止我写作的就是把写作当成一份职业。”
      拿出交际时间来写作,对门罗来讲,并不算是一种牺牲。“主妇们聚在一起,争论些什么方式吸尘或是清洁绒毛玩具更好,”她对此很不屑,“我都快被弄疯了。”她宁愿推着婴儿车,走到几公里外,避免这些咖啡聚会。但门罗是个绝好的聆听者,她的小说中许多素材,都来自她听到的小镇上的故事。她写的基本都是这个城市郊区小镇中上演的平民中的爱情、家庭生活。
      门罗一生创作了十一部短篇小说集和一部类似故事集的长篇小说。所有小说的主题,几乎可为其2001年出版的小说集标题完美概括,那就是:憎恨、友谊、求爱、爱情、婚姻。
      折桂诺奖,似乎又让她燃起了写作的冲动。门罗笑着说,“我实在工作太久了,我想也许自己该放松放松了。但是,获得诺奖或许会让我改变封笔的主意。”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5476225.htm

    上一篇:指导高职职业技能竞赛路径探讨

    下一篇:对当前学校体育竞赛改革的初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