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渊冲“优势竞赛论”再思考

     

      摘 要:许渊冲先生的“优势竞赛论”虽饱受争议,但不乏创新意识和积极意义。其翻译观不仅与众多名家的观点有吻合之处,而且并未违背翻译伦理的具体模式,更重要的是其观点还可从“接受美学”和“功能翻译目的论”角度获得理论支持。而其在非文学翻译领域的体现和应用更彰显了该理论的价值,从翻译实践的角度看更尤为珍贵。
    中国论文网 /9/view-9211335.htm
      关键词:优势竞赛论;文学翻译;非文学翻译
      
      一:引言
      
      许渊冲先生学识渊博,译著等身。他在总结自己多年翻译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优势竞赛论” 的观点。所谓“优势竞赛论”是许渊冲先生提出的“优势论”和“竞赛论”的简称。因二者在逻辑上有着紧密联系,所以人们往往合称为 “优势竞赛论”。早在1981年许渊冲先生就提出发挥译文的优势,后又对这一理论作了详细的阐述。1999年在《译学要敢为天下先》一文中,他系统提出了翻译“优势论”,即翻译时尽量要用译语最好的表达方式,而不一定是对等的译文;翻译的“竞赛论”:文学翻译是两种语言p甚至两种文化之间的竞赛。看哪种文字能更好地表达原作的内容。2000年在《新世纪的新译论》中,他把“优势论”和“竞赛论”提到了更高的理论高度,认为求真求美的“优势论”和“竞赛论”才是新世纪翻译理论的出路。2001年在《再谈“竞赛论”和“优势论”》一文中,他再次强调:“忠实并不是保留原语表现形式。文学翻译更要保存原作艺术魅力。译者要尽可能利用最好的译语表达方式,以便更好地传达原作内容。”
      “优势竞赛论”作为一种新的翻译艺术观,提出了发挥译语优势p译文超过原作的问题。这种观点同传统的翻译观念相抵触,所以不断在我国翻译界引发争论。在新时期对“优势竞赛论”的本质进行重新思考有助于还其本来面目,并用来指导翻译实践活动。
      
      二:许渊冲“优势竞赛论”再思考
      
      2.1再思考之一:“优势竞赛论”与国内外名家的观点有吻合之处。
      许渊冲认为:“文学翻译是两种语言文化的竞赛,是一种艺术;而竞赛中取胜的方法是发挥译文的优势,或者说是再创作。”为什么要竞赛呢?因为“文学翻译的最高标准是成为翻译文学,也就是说,翻译作品本身要是文学作品。而竞赛的目的是将中国文学的精华引入世界的文学之中。”
      许的这一观点其实与国内外其他翻译名家的观点有不少吻合之处的。
      纽马克认为:“翻译不可能是简单的复制,或者,翻译不可能是如出一辙的原本。” 纽的这一观点一方面暗示着翻译是一门遗憾的艺术,翻译过程中必有所“失”,正如雨果所言:“翻译如以宽颈瓶中灌入狭窄瓶中,旁倾而流失者必多。”所以译文失真走样处在所难免。纽的观点的另一面也暗示着翻译是一门“再创造”的艺术,翻译过程中必有所“得”。当代文豪钱钟书曾指出:翻译必有所‘失’,但失于此可以得于彼。若不思“失于此可以得于彼”译文只能永远属于原作语言水平之下。此外钱钟书在《谈艺录》一文中又说道:“译者驱使本国文字,其功夫或非作者驱使原文所能及,故译笔正无妨出原著头地。克洛岱尔之译丁敦龄诗是矣。”放眼译苑,让后人称道的译品,如傅雷翻译的《巴尔扎克文集》p杨必翻译的《名利场》p朱生豪翻译的《莎士比亚戏剧集》无不发挥了译入语的优势。所以创造出可以与原文媲美,甚至是优于原文的译品,为世界文化宝库增添新的展品,应该是翻译工作者追求的目标。
      2.2再思考之二:“优势竞赛论”并没有违背翻译的伦理。
      许强调指出:“文学翻译是两种语言甚至是两种文化之间的竞赛,看哪种文字能更好地表达原作的内容。文学翻译的低标准是求似或求真,高标准是求美。译者应尽可能发挥译语优势,也就是说,尽量利用最好的译语表达方式,以便读者知之,好之,乐之,创造性的翻译应该等于原作者用译语的创作。”
      所以许的“优势竞赛论”其实强调的是在忠实原文内容的基础上“求美”,并未违背“信”的总原则,并指出“求美”主要表现于语言表达层面上。因此看来许其实把自己的理论依托于“忠实”标准并定位为“忠实”标准之上。把“求真”与“求美”和谐统一起来。译界人士也许担心发挥译入语的优势会造成 “改写”现象,其实两者之间是有明显区别的,后者严格讲并不属于翻译行为,而前者是在不违背原文主旨的前提下,尽量在语言表达层面上寻求一种突破以吸引读者。
      许的观点可能因观点偏激而难以让人接受,但它确实有更为丰富的内容,涉及翻译标准问题的许多方面,多元化的中国翻译界能容得下德里达的解构主义,着力发掘其积极意义,能理解西方译论对“译者隐身”的不满,就应该也能宽容作为一家之言的许氏译论。其实把许的这一译论放到当前盛行的“翻译伦理问题的探讨”这一大环境下来看,也许就并不觉得刺眼了。
      潘文国指出,翻译研究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即语文学阶段p现代语言学阶段和文化学阶段。在文化学的热潮之后,一些西方学者,如Anthony PympAntoine等,提出翻译研究中的伦理回归,并引发了译界的热烈讨论,其中Andrew Chesteman的阐述颇有借鉴意义(2001:139-141) Chesteman分四个模式阐述了翻译伦理问题:再现的伦理――再现原文文本p原文作者;服务的伦理――完成与委托人协商后达成的要求;交际的伦理――与“他者”进行交流; 基于规范的伦理――满足特定文化的期待。另外Chesteman还在这四个研究领域外又加上了第五种伦理,即承诺的伦理――履行职业道德的规范和誓言。Beman认为,翻译涉及的是“自我和他者之间的关系”。因此,“翻译的伦理”也完全可以应用到我国的翻译研究中,对翻译的原则或者标准问题的讨论更可以扩大到伦理的层面,而不再仅仅局限于对忠实与背叛的争论,虽然这二者同时也是伦理问题的核心。
      对照翻译伦理问题的五个模式,我们其实可以发现许的“优势竞赛论”并没有凌驾于翻译伦理的模式之上,翻译伦理问题如同翻译的哲学观从宏观上牢牢管辖和指导着许的这一译论。
      2.3再思考之三:“优势竞赛论”可以从“接受美学”和“功能翻译目的论”获得理论支持。
      接受美学中的三个主要概念如“期待视野”p“文本意义的不确定性”和“读者的反映”都为“优势竞赛论”的运用提供了空间。“竞赛论”和“优势论”把文学翻译中真与美的关系看作成一种动态变化的调整和平衡。其对忠实p真与美等问题的见解旨在使译作更接近潜在读者的期待视野,这也是与翻译研究的“文化转向”相一致的,实际上给中国翻译实践与理论的发展提供了一条线的思路。
      “目的论”是德国功能派学者费米尔和诺德提出来的,它形成了功能翻译理论的主流。“翻译目的论 ”提到了两大基本原则:“目的原则 ”和“忠诚原则”。前者认为翻译行为所要达到的目的决定整个翻译行为的过程,一切翻译活动得由它的目的决定;而后者认为译者在翻译过程中既要尊重原作者,也要对译文读者负责。这两大原则既为“优势竞赛论”提供了规约,即翻译过程中应该遵循“忠诚原则”,同时翻译过程中也必须达到一定的目的,这就暗示着翻译过程中应该发挥译语优势同原文竞赛并寻求突破,以期达到满足读者要求的目的。
      但是这一学派的主流基本上还是一种“以读者为中心”或者说“以的语文化为导向”的翻译理论,因而对应用翻译中“呼唤型”文本如旅游和企事业广告翻译和“信息型”文本如科技和经贸公文翻译特别适合。所以这一理论的宝贵之处在于在宏观策略上论证了 “优势竞赛论”在非文学翻译中也存在着应用的空间,而这也是以往译界不够关注的地方。
      2.4再思考之四:“优势竞赛论”不仅可运用于文学翻译领域中,也可以运用于非文学翻译领域,在非文学翻译领域里,其运用的空间虽然狭小,但并不是不存在,这是译界未过多关注的地方。
      文学作品的形象思维创作过程决定了文学作品与科学家们运用逻辑思维创作的学科著作有着根本的区别。文学作品的内容p语言表达形式和思维特点这些都为文学翻译中“优势竞赛论”的运用提供了空间。许渊冲运用大量的译例,分析了文学翻译领域中许多发挥译语优势从而制造出比原文“更生动的形象p更深远的意境p更优美的音韵节奏,更优雅的文体风格”的例子,从而佐证了其译论。限于篇幅,笔者在此就不罗列了。
      非文学作品如科技文章,讲究科学,以逻辑性为其主要特点。所以非文学文本的翻译首先要做到信息传递的准确性p科学性,再在此基础上考虑语言美。与文学翻译相比较,非文学翻译中“优势竞赛论”运用的空间虽然狭小,但并不是不存在,这也是译界以往不太关注的地方。Alstair Fronler 在他的《文学的种类》一书中就曾经指出:如果科学论文仅以传递信息为目的,那么当科学内容被认为过时的时候,该论文也就走向了坟墓。因此他提倡科技工作者在撰写论文时不仅要考虑其科学的价值,同时也要考虑非科学内容的因素,即科技论文不仅要有科技价值,而且要有文学欣赏价值。
      下面笔者从词汇和句法层面从英汉翻译的角度对这一译论的体现进行例证分析:
      词汇层面,请看以下译例:
      Benz 奔驰(an imported car) p
      Yong Lida氧立得(a machine that produces oxygen)
      Minolta 美能达(a kind of camera)
      Nike 耐克(a kind of sports shoes)
      Goodyear 固特异(a kind of tire)
      Master Card 万事达(a kind of credit card)
      Coca Cola可口可乐( a kind of drink)
      Legalon 利肝灵(a medicine for hepatitis)
      Ronstar 农思它 (the name of a pesticide )
      分析:上述商标的译文生动传神,兼具音美,意美的特征,可贵的是汉语译文并没有留下任何“不忠”的感觉,而译文传递出来的诱惑力和无限的遐思更让人拍案叫绝,我们不得不叹服于汉语的表达力。比较英语商标,我们不得不说,是汉语美化和弥补了英语语言的不足。
      句法层面,请看下面两个例子的两种不同版本的翻译:
      1:The reason for this may be that couple members have a “tremendous personal stake in the romance that clouds their judgments regarding it,” the researchers suggest.” Sometimes our very involvement in a relationship can prevent us from seeing our relationship as it is,” Agnew said.
      Version1研究者指出,这可能是因为恋人在恋爱中的知识, 有大量个人原因而导致的障碍,因而影响了对恋爱的判断。“有时两人感情关系中的一些牵连因素可能会阻碍我们看清两人实际的关系,”阿格纽说。
      Version2所以如此的原因可能在于,情侣们“被炽热的情感蒙上了双眼,而无法对其恋情做出理智的判断”,研究人员认为,“有时,我们是不识恋情真面目,只缘身在此情中,”阿格纽说。
      分析:在第二个版本的翻译中,苏东坡的诗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被聪明的借用了,而“蒙上了双眼”也取材于汉语歌词:“我悄悄地蒙上你的眼睛”。客观地讲发挥译语优势的第二个译文比所谓“忠实”的第一个译文要生动传神得多,译者的灵感思维能力和对汉语语言的驾驭能力更是让人佩服。比较原文和第二个译文,读者会情不自禁地生发出“平实严谨的科普原文在译文帮助下竟然可以散发出如此的魅力”的感慨。
      2:“It’s sort of like they’ve been able to make the plant go full throttle,” said plant growth biologist John Schiefelbein at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Version 1 密歇根大学的植物栽培生物学家约翰•希费贝恩说:“这是一种能使植物快速生长的方法”。
      Version 2 密歇根大学的植物栽培生物学家约翰•希费贝恩说:“就好像他们能使植物开足马力疯长一样”。
      分析:在原文中,“go full throttle”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生动的短语,然而译文一的作者把其译为“快速生长”,基本扣住了原意,但在译文二中,译者大胆地将其译为“开足马力疯长”,“马力”一词本是物理学上的术语,但其巧妙借用让译文增色不少,译者发挥译文优势,达到了与原文相媲美甚至更形象的效果。
      
      三:结语
      
      许的这一译论脱胎于许本人的大量翻译实践,在其它成功的译例尤其是文学翻译译例方面也大量验证了许的这一译论,许的贡献在于他突破了以往过分强调“信”的传统观念,突出了译者的创新意识。在新世纪翻译理论研究讲究大突破的背景下,对许的“优势竞赛论”进行重新解读和思考,不仅具有理论价值,更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参考文献]
      [1]Anthony Pym(ed.).The Return to Ethnics, Special issue of The Translator 7(2)[M].Machester. St.Jerome Publishing,2001.
      [2]Jauss,H.R..Toward an Aesthetic of Reception. [M].Trans.Timothy Bahti.Minneapolis: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82.
      [3]Peter Newmark. A Textbook of Translation. [M].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1.
      [4]贾文波.应用翻译功能论[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4
      [5]毛荣贵,范武邱.英汉翻译技巧示例[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3
      [6]许渊冲.译者要敢为天下先[J]中国翻译,1999(2)
      [7]许渊冲.新世纪的新译论 [J]中国翻译,2000(3)
      [8]许渊冲.再谈《竞赛论》和《优势论》 [J]中国翻译,2001(1)
      [9]杨晓荣.翻译批评导论[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5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9211335.htm

    上一篇:浅谈开展“竞赛式”体育课堂的方法

    下一篇: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培训策略研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