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竞赛中非理性攻击行为的研究

     

      [摘要]:本文对运动竞赛中攻击性行为的分类、定义、影响因素及预防措施等方面的国内外有关研究成果进行了收集、整理和综合分析,发现运动竞赛中有一种与日常生活中不同的攻击行为,即本文所要讨论的非理性攻击行为。
    中国论文网 /9/view-9648627.htm
      [关键词]:运动竞赛影响因素非理性攻击行为
      
      运动竞赛中的行为与人们日常行为表现是不同的,并表现出自己独特的、甚至被人们狂热崇拜的行为特征,主要表现为:允许对对手进行有攻击性的行为;允许运动双方有激烈的身体对抗行为;允许个人充分表现自己的行为能力;竞赛中能充分体现集体与个人的行为互补等。所以,通过对这些特征的分析研究,并请教于成都体育学院有关专家,特别是在卢锋教授的指导下,对运动竞赛中攻击行为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进行了分类,分为理性攻击行为和非理性攻击行为两类。
      
      一、非理性攻击行为
      
      通过对攻击行为的综合分析以及对理性与非理性的含义进行深刻理解的基础上认为,运动竞赛中的非理性攻击行为就是指那些在运动竞赛中不符合规则要求的,不符合社会伦理道德的,甚至是法律法规所禁止的,会对被攻击者造成心理或生理上的某种伤害的行为。如运动员之间经常发生的相互辱骂、吐口水、故意冲撞、暗中伤人、甚至打架斗殴,教练之间的言语攻击,教练和运动员在赛场上不服从裁判的判罚而攻击对方运动员、教练或裁判……等。
      
      二、非理性攻击行为的影响因素
      
      (一)生物因素。
      生物因素首先是激素的作用。目前一些研究证明,攻击性倾向与个体雄性激素的水平有关,在临床心理学、病理心理学中,关于脑损伤与攻击性行为的关系的研究结果中均已证明了这一结论。不仅人类如此,在关于动物的研究中也发现,雄性动物在受到威胁或被激怒时,比雌性更容易发生攻击性行为。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男女在攻击性行为上有明显的差异(男多于女)。
      其次攻击性行为与情绪唤起水平有关。唤醒水平是运动攻击性行为的准备机制,愤怒下的攻击必须先唤醒。当运动员遭受失败或挫折而受到否定的社会评价时,当观众看到运动员的表现或结果与内心的认知不相符合时,他们的唤醒水平就会被激发或提高。兹尔曼(Zillman)的研究指出,通过身体练习或其他手段而引起的唤醒水平可扩大个体攻击性倾向,过度好斗的人和过度压抑的人也易出现攻击性行为。卡伯罗(Caprara)的实验室研究表明,运动员在从事高水平的情绪练习活动以及受到激怒后,他们更可能表现出攻击性行为。然而,唤醒水平本身并不是直接引发攻击性行为的原因,也不必然导致攻击性行为,它只是一个诱因,当个人唤醒水平与内心的攻击意图结合时,更可能对他人实施直接的攻击,常常是一个小小的“引火线”就导致了运动员和观众较大的行为和冲突出现,甚至导致灾难性的暴力事件。
      
      (二)饮食因素。
      据医学家和营养学家们研究发现,很多食物以及其富含的营养成分与攻击性行为的发生率有关。一类是含胆碱和烟酸较少的食物,这类食物不利于缓解运动场上紧张焦虑的情绪,长期食用这类食物的运动员容易在运动场上发生攻击行为;另一类是含5-羟色胺比较低的食物,这类食物的长期食用也会让运动员在激烈运动(特别是比赛)时情绪容易激动,导致攻击行为的发生;胆固醇也是影响非理性攻击行为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运动员经常食用胆固醇较少的食物也会增加其攻击行为的发生率;此外,食物中镁、生物碱的含量也对攻击行为的发生率有一定的影响。
      
      (三)认知因素。
      认知因素主要包括儿童对社会性行为的认识和对情境信息的识别等。近年来,国外的一系列研究揭示了儿童的社会认知特别是对他人行为意图的认知对儿童攻击行为的调节作用。Dodge发现,当儿童把自己所面临的消极后果知觉为同伴有意造成的时候,他一般倾向于对同伴做出报复性攻击;反之,如果他认为同伴是由于意外或出于善意的动机而给他造成了消极后果时,他一般倾向于化释其报复动机。同时Dodge等人还发现,攻击性与非攻击性儿童对他人行为意图认知存在着差异,攻击性儿童在他人行为意图不明时倾向于对对方做出敌意性归因。近年来,我国的研究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
      
      三、非理性攻击行为的预防
      
      (一)结合运动训练中的多战术训练手段,加强对运动员、教练员的职业道德教育,提高认知水平,教会运动员以正确合理思维,替代不合理的消极思维。将压力转化为动力,培养运动员的自信心,帮助运动员对训练、比赛产生积极的心理反应。树立非攻击性行为的典型,成为其学习的角色榜样。
      结合模拟训练,对运动员进行挫折教育。通过设置不利的训练、比赛情境,结合认知表象、放松训练机制,培养运动员控制情绪的能力,以减少对挫折产生的应激反应。当出现挫折或冲突时,应特别注意控制运动员所处的环境和行为,与对方保持一定距离,转移注意力,有必要时,要退出比赛,避免场面激化。赛后进行认真的分析归因,教育运动员应将注意力集中于可控制的事物上。
      (二)消除容易引起敌对攻击的外部刺激和因素,如观众辱骂性语言、裁判的错判、漏判等。注重集体促进效应,优化训练、比赛氛围。防止运动员对攻击行为的习得。树立集中精力参与比赛的“运动员榜样”,使理性攻击得到推广,而非理性攻击逐步消失。
      (三)设置适宜的运动目标,减少因目标过高,无法实现而产生的挫折。注重对运动过程目标的设立,使运动员以良好的心境参加训练和比赛。因势利导,尽可能多地创造与运动员交流的机会,使其能释放挫折造成的压力,对不良情绪进行合理宣泄。
      (四)设计如何减少和防止运动员攻击和暴力行为的应对技能、方法和策略并运用于实践。对运动员人际关系方面应加强管理。采取视觉表象、心理训练等方法,帮助运动员控制产生敌对性的情绪。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9648627.htm

    上一篇:浅谈运动竞赛中的焦虑情绪及其调控

    下一篇:德国联邦外语竞赛及其多语教育背景


    相关文章: